????小÷说◎网 】,♂小÷说◎网 】,

????“什么?长陵郡主……”年锦心愣了一下,抬眼见到这会儿正缓步走出一号雅间的年元瑶后,这才反应过来长陵郡主说的是年元瑶。

????是啊,年元瑶如今是一品长陵郡主了,皇上亲自下旨封的。

????“锦心,这不是你嫡姐吗?你快点向她求情啊。”楚莹萱生怕被年锦心连累,见到年元瑶后,连忙拉了拉年锦心的衣袖。

????让她去向年元瑶求情?

????年锦心咬着唇,满心的不甘,何况这会儿年元瑶口口声声称脱离年府,对年家人恨之入骨,又怎么会替她求情?

????“元瑶,本公主今日可真是委屈坏了,好端端的坐在这里饮茶,竟被一个未来的嘉侧妃骂成是牛鬼蛇神。回去本公主定要去找父皇说一说,让父皇来替本公主主持公道。”昭宜公主转移了话锋,往一旁的年元瑶扫去一眼。

????一听昭宜公主要将此事禀报皇上,年锦心再也顾不得其他,连忙磕了几个头,“公主恕罪,是臣女一时嘴贱,臣女罪该万死,还请公主消消气。”

????昭宜公主冷眼看着年锦心,“今日你遇到的人是本公主,所以你怕了,求饶了。但若今日这一号雅间内是个普通百姓,岂不是要被你这个嘉侧妃活活欺压死了?”

????“本公主最见不得你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,此次定要替护国公,好好调教调教你这个嘉侧妃!”

????见昭宜公主要铁了心的要将此事禀报给皇上,年锦心吓的都快晕死过去。

????谁不知道皇上最疼爱封嫦曦这个女儿,若是知道她冒犯了封嫦曦,说不定会直接赐死她,到时候别说嘉侧妃这个头衔,她连命都要不保了。

????“公主饶命啊,一切都是臣女的错,您饶了臣女吧,臣女再也不敢了!”年锦心往前爬了几步,拉着昭宜公主的裙摆,连连求饶。

????身后,楚莹萱和施雅娴生怕波及到自己,连忙也开口求情。

????整个泉林茶庄内,顿时变得嘈杂不堪。

????听到吵闹声,一边的二号三号雅间的门纷纷被打开,里头的人往外看来。

????“诶?皇姐?”封景晨的声音从四号雅间门口传出。

????听到封景晨的声音,昭宜公主往后看去,淡淡道,“景皇弟也在这里。”

????“是啊,今日四哥约了臣弟和七弟在此饮茶下棋,刚才听到门外的吵闹声,臣弟才来看一眼。”封景晨边说边走近,当看到地上跪着的人后,眸色一怔,下意识往身后看去。

????封嘉禾和封易希,此时也出了门。

????见封嘉禾也在,昭宜公主轻嗤一声,看向封嘉禾,“嘉皇弟来的正好,你的小侧妃今日以下犯上,不仅要强占本公主的雅间,更是骂本公主与长陵郡主是牛鬼蛇神,你说怎么办才好?”

????“殿下……”见到封嘉禾,年锦心仿若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一脸哀求的看向封嘉禾。

????封嘉禾面无表情的看着年锦心,一双幽静的眸子里,此时染满嫌恶之色。

????从前,他真是瞎了眼了。

????“婚期未到,年锦心还不算是本王的侧妃,此事交由护国公府处理吧。”封嘉禾道。

????年锦心闻言,一颗心重重的沉了下去。

????昭宜公主面上的笑容,一瞬间变得灿烂,“这可有趣了,这小庶女方才可是一口一个嘉侧妃的称呼自己,你这会儿不想管,那可如何是好?”

????一旁,始终没开口的年元瑶,看着年锦心一步步的作死,心中没有半分的同情。

????只是她知道,凭着自己肚里的孩子,年锦心此番不会吃什么大亏的。

????正想着,年锦心忽然仰起头,泪眼婆娑的看向封嘉禾,“殿下,锦心有一秘事,想单独与你说。”

????“何事?”封嘉禾皱眉。

????“殿下能否单独听锦心一说?”年锦心拿出最后的筹码。

????封嘉禾看着她这副样子,不愿搭理,但似乎又有很急的事情似的。

????“去听一听吧。”昭宜公主瞟了眼年锦心,实在觉得碍眼。

????封嘉禾点头,示意年锦心跟自己过来。

????两人进了四号雅间。

????原地,昭宜公主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真不知道嘉皇弟是什么眼光。”

????“这情人眼里出西施,皇姐你就莫纠结了。”封易希笑着,看向昭宜公主。

????昭宜公主往身边的年元瑶投去一眼,“元瑶,真不知道你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。”

????“元瑶能不被这年二小姐荼毒,还真是得需要一定的定力。”封景晨睨着年元瑶,微勾唇角。

????年元瑶淡淡一笑,“我已脱离年氏一族,就不要把年锦心与我放在一起了。”

????“额,你还真脱离了?本王确实听到过这个传闻,但真的以为是传闻而已。”封景晨面露诧异。

????年元瑶点头,“是,以后我与年府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????刚说完,四号雅间的门被打开。

????封嘉禾与年锦心,一前一后的出了门。

????年锦心边走边抹泪,显然刚才是哭了一场。

????走近后,封嘉禾沉着脸,朝昭宜公主弯了弯腰,“今日锦心冒犯了长姐,皇弟替她赔个不是,还望长姐大人有大量,饶了锦心此次,臣弟回去后,定会好好管教锦心。”

????见这短短一盏茶时间,封嘉禾就被年锦心治的服服帖帖的,昭宜公主冷冷一笑。

????“若本公主偏不饶了年锦心呢?”

????“那就请皇姐责罚臣弟吧,臣弟愿意代替锦心受罚。”封嘉禾垂着眼眸道。

????昭宜公主的脸色更冷了。

????封景晨与封易希对视一眼,心中也不得不感叹,这年二小姐真是好手段。

????眼见气氛僵持,年元瑶伸手握住了昭宜公主的手腕,轻笑道,“公主方才不是说,要让元瑶带你去山间烤野兔么?这会儿可莫要为了一个年锦心,而坏了好心情啊。”

????昭宜公主闻言,脸色稍稍缓和了一下,伸手摸了摸手指上的猫眼碧玺珠,淡淡的瞥了眼封嘉禾,“嘉皇弟,此番本公主给你一个面子。”

????“本公主手里有父皇亲赐的沧海剑,若是还有下一次,到时候定亲自挥剑斩了年锦心。那时候你可别怪本公主不念手足之情。”

????说完,昭宜公主带着年元瑶,一起往泉林茶庄外走去。

????年元瑶走在昭宜公主的身边,看着仍旧满面怒容的昭宜公主,不紧不慢的道——

????“年锦心怀孕了。”

????昭宜公主脚步一顿,眸中一闪而过惊愕之色。
加入书签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。
Copyright ? 2018 御宅屋(http://www.yzw222.com)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